My JSP 'toppage.jsp' starting page
江西省人民政府 | 司法部 | 江西政法网 | 江西省司法厅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页 国务院信息 监狱新闻 政务公开 狱务公开 信息公开专栏 专题专栏 公共服务 公众参与
•当前位置:专题专栏主页--> 监狱文化--> 【文苑】牵手母亲
【文苑】牵手母亲
发布时间:2018-05-11  来源:江西省监狱管理局门户网站  查阅次数:

 
饶州监狱 夏倩
 
《游子吟》
唐 孟郊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
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
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 
    孩子在哪,母亲的心就在哪。回顾这首诗,想起母亲节又将到了。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,也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“美丽•幸福•安康”。
    一位同事对我说:“你的手挺漂亮嘛!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不怎么做事。”
    在她的言语下,我仔细看了一下。“留着些许指甲、没有一点老茧、手掌都是肉”,的确是一双没做过体力活的手。
    周末回家,牵起母亲的手。手指短粗、关节突出,皮肤松弛,是一双可以称得上难看的手。可就是这样一双手,养育了我四十年。
    记得小时候,家中条件不太好。母亲曾在单位的砖厂上班。一双纱手套,就是母亲的劳动保护用品。码砖、挑砖,母亲的双手长满了厚重的老茧、肩膀上也经常有挑担子印下的血痕。后来,母亲到了单位的篾工棚上班,拿起篾刀,将一根根的竹子变成竹筐、竹篮等小物件,她的双手经常扎进竹刺,而我常做的就是拿起针,将刺一根根地挑出来。
    母亲是个勤劳的人。白天需要在单位辛苦地劳作,夜晚她还拿起针线做衣服、织毛衣。每当我穿上她织的毛衣去上课,同学们都羡慕不已。由于家中烧的是柴火灶,她又常常到工棚捡刨花、捡木头、砍树枝,柴刀也是她的必备工具。
    母亲是个小气的人。小时候总觉得她一分钱恨不掰两半花,家里的蔬菜自是不用买的。下了班,她拿起锄头在田间开荒种地,我常常跟在身边,拿着把小锄头挖蚯蚓。在外读书的时候,非常羡慕同学盖着轻薄、柔软的人棉被子,可她却怎么也不舍得给我买。到宿舍看我,也只是将厚重的棉被洗了拆、拆了缝,那时有点暗嫌她手上的针线。
    母亲是个节俭的人。家中过期的报刊杂志、用过的塑料制品等,似乎从来没有扔过。她总是整理出来,等存到一定数量便拿去卖掉。小时候,她做的裤子总是略长,等我长高了一些,她便放一点裤角边,所以我的裤子总是呈现两种颜色。不小心摔破了,也总是补补接着穿。
    母亲是个狠心的人。有回,因为一些小小的不平,我将一双鞋子丢入了邻居家炖肉的锅中,她毫不留情地拿起了自制的篾条抽打我的小腿。打在儿身、痛在娘心,她用双手告诉我,做了错事就该受惩罚。
    母亲是个不解风情的人。读初三的时候,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。虽然没有特别的想法,但心中还是略有窃喜。发现后,被她劈头盖脸、不问原由地痛批,并毫不犹豫将情书撕了。自此,那双手常常偷开门缝,她也总在那探头探脑观察我的一举一动。感情的种子还未萌芽,便被扼杀。
    前些年,母亲的手突然便不好了。她得了腱鞘炎,拇指下方经常一阵阵的发疼。年青时的劳作,在她身上留下了伤痛。
    牵起母亲的手,我感到很踏实、很温暖。对比母亲的手,我感到很幸运、很内疚。没有母亲的辛劳付出,哪有我今天的好日子。可是,作为孩子我又能为她做什么呢?我想,唯有陪伴吧!